切換到寬版
  • 5點擊
  • 5回復

[萬年坑]《[古代百合]夏至未至》沙雕文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 shanzha
 

發帖
255
配偶
單身
鮮幣
3759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樓主  發表于: 2019-05-31 19:27:05
《夏至未至》
文案:
這大概是一個老流氓掰彎小狼狗的沙雕歡脫小故事……
作者是個文案廢Orz……
【排雷】早古黑歷史,三觀不正,不喜勿噴。

Chapter 1 初遇
    馮君終于在第六年的臘月第23天撿到了一個女孩。
    那天她正要下山去集市上賣點兒東西,女孩猛地從樹叢中撲了上來,被她一掌風尾掃落,厲聲呵斥:“誰!”
    女孩“哎喲”滾下山坡驚叫著被騰空提了起來,對上馮君的眼。
   “小哥哥別打我!我……我是被爹娘扔掉了的……”女孩慌亂地蹬著小腿兒,“小哥哥!好哥哥!收留我吧!!”
    聽到“被爹娘扔掉”這一句,馮君一窒,瞳仁倒縮,那些名為黑暗的東西咆哮著吞噬了她——那些不堪的臟東西……
    馮君松開手,頭也不回地向集市走去。女孩連滾帶爬地跟上,討好地說,“小哥哥,我叫望舒,你呢?”
   “馮君。”
   “馮君馮君,你要去哪兒?”
   “集市。”
   “馮君馮君,走慢一點兒啊!”
   “馮君馮君,你為什么不說話?”
   “馮君馮君……”
   “閉嘴。”
   “……”
    馮君進了當鋪,在柜臺上放了枚金幣,金燦燦地晃花了掌柜的眼。
   “小兄弟是要換銀兩嗎?”掌柜笑瞇瞇地問道。哎喲,這小子看起來倒是好面生……
   “對。”馮君淡淡地說。掌柜摸了摸金幣,咬了咬,金幣上立馬出現了兩個牙印。掌柜了開了花,遞上一袋只值金幣一半的碎銀,但鼓滿了錢袋。嗯,很有氣勢。
    馮君眸色閃了閃,接過錢囊解開看了看,確定都是真碎銀后轉身離開。
    望舒“滴溜滴溜”地轉了轉大眼睛,小聲問道:“馮君,那個金幣樣兒的是什么?”

    馮君瞥了她一眼。“巧克力。”
   “巧顆粒是什么?”
   “能吃的東西。香香的,苦苦的,微甜,口感滑膩,”馮君望了望天際,目光有一瞬迷離,“很美好的東西。”
   “馮君為什么要當掉喜歡的東西?”望舒回頭看了看一臉貪婪地撫著“金幣”上的牙印,喃著“純金,純金啊!”的掌柜。不滿地鼓起腮。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馮君回神,走出當鋪,掂了掂滿滿鼓鼓一袋的碎銀,“走了。”她想來懂得何為知足,適可而止。
   “馮君馮君等等我!”望舒急忙跟上,麻雀似的嘰嘰喳喳,“馮君馮君從哪里來?”
   “不知道。”
   “馮君馮君還有巧顆粒嗎?”
   “……沒有。”
   “馮君,騙人!馮君……”
   “閉嘴!”
   “馮君馮君欺負小孩子!”
   “……”她算是知道了小孩子的聒噪之威了。
    她死前爸媽沒給她什么,手中只捏緊了一盒包裝精致的進口巧克力。醒來后發現巧克力也一起過來了,因為長得像金幣(一模一樣),這和巧克力就帶她度過了六年時光——在她還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前。
    爸媽這也算是……待她不薄……吧……呵呵……
    回到山上的竹屋后,天色漸暗。望舒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竟也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雖然臉上稚氣未泯,但眉眼間也有了幾分顯山露水般的姿色。
    馮君波瀾不驚地吃著飯,然后鋪床。墊了棉被示意女孩上床。
    女孩八歲,還在換牙,講話都漏風的年紀。
   “睡覺。”
   “馮君馮君……”
   “熄燈,睡覺!”
   “馮君馮君……”
    馮君掀被怒視之。望舒一驚,弱弱地縮了縮脖子,“吹不滅……”
   “……”望著女孩黑洞洞缺兵少將的門牙。馮君默然。彈指熄燈,“……睡覺。”
   半夜,一物塞入懷中,馮君猛地睜眼——她向來淺睡——低頭看見那個軟軟蜷縮成一團的小東西正窩在懷里。
   “馮君……巧顆粒……冷……”女孩囈語,呼吸平穩。
   有些無力,有些……溫暖。馮君默默摟緊她。
6條評分鮮幣+95
籬念 鮮幣 +10 主樓—4樓,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評完) 06-02
籬念 鮮幣 +20 主樓—4樓,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籬念 鮮幣 +20 主樓—4樓,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籬念 鮮幣 +20 主樓—4樓,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籬念 鮮幣 +20 主樓—4樓,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籬念 鮮幣 +5 開文獎勵 06-02
【版主招聘】新鮮中文網版主招聘專帖福利多多
 
唯有你的光輝,能像漫過山嶺的薄霧,像和風從靜謐世界的琴弦里帶來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離線 shanzha

發帖
255
配偶
單身
鮮幣
3759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沙發  發表于: 2019-05-31 19:27:25
Chapter 2 小廝

    冬日輕淺的陽光從窗口斜射入戶,馮君將冰涼的指尖在望舒粉撲撲的小臉兒上靠了靠,望舒迷迷糊糊地咕噥一聲,翻了個身。馮君頓了頓,把剛剛在冬水里搓完衣物凍得冰涼的手整只深入望舒的衣內。

    指尖馬上傳來令她心神一顫的滾燙溫度,滾燙得她覺得把手浸入冬水里也還能感受到。望舒尖叫一身彈了起來。

    馮君慢條斯理地收回手,“洗漱,吃飯。”女孩幽怨的凝視著她的背影。

    馮君回身,看見了望舒大驚之余來不及收斂的鬼臉,眼角彎了彎,忍不住笑出聲。

    那是望舒第一次看見馮君笑。她覺得自己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笑——眼角彎彎,像座橋。

   “馮君馮君,你笑起來真好看!”望舒捏著被角傻呵呵地笑。

   “馮君馮君,這些飯菜都是你做的嗎?好厲害!”望舒一臉欽羨。

   “馮君馮君,這些衣服都是你洗的嗎?不會冷嗎?”望舒小手輕輕抓皺晾開的青衫一角,目光迷離。布料不是很好,是屬于普通人家都有的那種料子。陽光下淺茶色的瞳仁倒映著冬日下的素衣。

   “馮君馮君,教我做這些好不好?”

   “……好。”

    于是整整一年,望舒把所有生活所學的常識都學了一遍。在確認望舒已經可以自理后馮君終于放心地去瓊燕樓當端菜的伙計。

    這丫頭好學,也算勤奮吧。馮君不知道的,是望舒因她而上進的。



    馮君習過武,手腳麻利,深得老板娘喜歡,又是個秀氣的小生樣兒,瞧著模樣也順眼,就提拔他做了管事,酒館大小巨細由他打理。雖然這樣免不了早出晚歸,少不了望舒抱怨,但月薪高,她不甘放棄,就向老板娘租了套客房。正好趕上老板娘那天因生意興隆心情大佳,爽快地撥了一套客房給她們住,又連提了眾伙兒月薪二兩,把眾人給樂壞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傳的,到最后成了馮君的功勞了,大伙兒對她更是恭敬有余了。

    酒館上了個級別,總會招來某些人不安,于是就派打手來砸場子。老板娘也不是個吃素的,請打手?誰不會啊!有銀子找誰誰來!不但把那些人給轟了回去,還倒打一棒,尋了出處上他們那里砸。這么一個下馬威,多少也讓其他老板靜了聲,默默招攬自己的生意,安分守己。砸上幾個不知好歹的,就讓馮君暗中露幾手轟出去。次數多了,那些不安分的也不敢造次了。

    今天不一樣,,不知哪家請來了個“專業的”,功底不錯,馮君手腕被劃了道口子,皮外傷而已。那位仁兄就不好過了,被馮君“小小地懲罰了一下”,又點了穴叫伙計扔了出去。這個扔法……就不太好聽了……扔前有沒有做什么準備活動……馮君就不知道了。

    “去哪了。”望舒剛進門就被桌邊靜坐的馮君嚇了一跳。

    “吧唧”咬了一口糖葫蘆,“跟二蛋去溜狗狗了。”

    “……以后早點回來。我教你的防身術還記得嗎?”

    望舒點點頭,“嗯……馮君馮君,你要不要吃?很酸喲~”

    馮君喜愛酸食,她知道。
“……”咬了一口湊上來的紅山楂,馮君眼眸一亮。望舒“嘿嘿”賊笑。

   “吃飯。”馮君心情大好,彎了彎嘴角。望舒吐吐舌頭。逃過一關!


   “事情辦得怎么樣了。”馮君夾了根菜,低聲問道。

   “差不多了。”望舒眼眸低垂,扒了幾口飯。

   “等這個月滿了,我們就走。”馮君又夾了根菜。

   “唔……還有三天。”望舒不由得彎了彎眉梢。

   “砰砰!!”兩聲悶響。馮君筷上的菜不知什么時候飛了出去,戳中了“蟑螂”的眼睛。兩只“蟑螂”連慘叫都不敢,就連忙逃走了。

    若非窗紙上的兩個洞,似乎什么都沒發生過。

   “咦?夏天就該長蟲!”望舒輕笑。
【版主招聘】新鮮中文網版主招聘專帖福利多多
 
唯有你的光輝,能像漫過山嶺的薄霧,像和風從靜謐世界的琴弦里帶來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離線 shanzha

發帖
255
配偶
單身
鮮幣
3759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板凳  發表于: 2019-05-31 19:27:57
Chapter 3 沒忍住……

   “我還以為你甩掉了。”馮君利落地彈了下望舒的腦門,惹來望舒一聲慘叫,小爪子捂住頭可憐兮兮的看著她。“遛狗遛到被狗跟。”

   “馮君馮君你欺負人!”淚汪汪兩眼。

   “長長記性。”

   “可是都要搬走了嘛!”暴露一下下也沒關系……

   “會給九姨娘他們添麻煩的,枉她好心收留我們。”馮君不咸不淡地出聲。

   “哼!那個女人安得什么心思你會看不出來!那兩只眼睛盯著你賊溜賊溜色迷迷的!一打烊就纏著你不下一刻鐘!”望舒激動歸激動,但是還是壓低了聲調。差點破音。

   “都是談酒館的事,你別亂想。”馮君咽下最后一口飯,“還有,幾天沒練你的功力下降了不少。去繞城三圈。”

    望舒瞪大眼,連忙一個貓撲掛在馮君身上,撒嬌:“君影兒~~~”

    馮君眼波微動,無動于衷地看著她。望舒見撒嬌不成,就學著剛才看到的情景,撲上去親。也不算親,只是毫無技術含量地重重壓在君影唇上,又迅速分離,可憐兮兮:“君影兒……”
    君影一僵,干巴巴地問,“誰教你的。”

    望舒一臉無害地眨巴眨巴眼,“回來的路上看見樹林里有兩個人嗯嗯啊啊,就上去看了看。那個女的就是這樣親那個男的的,我看那個男的挺開心,就學……了……學……”看著君影臉色越來越黑,尾音就漸漸弱了下去。

    這可是你自找的……君影眸色閃了閃。

    君影毫不費力地提起望舒后領扔上床,揮手熄燈,解開發帶就壓了上去,如墨般的長發散開來罩住兩人,在黑暗中,月色相映下,泛著幽幽的螢藍光。

    “君影君影!!”望舒驚叫。

     下人去年就已經來了初潮,算半個小女人了。臉也漸漸瘦了下去,下巴漸漸尖了起來。

     君影俯身,“我教你……”未等望舒反應過來就吻住了她粉嫩的唇。輾轉反側,極其熟練。

     望舒迷離著目光輕喘,“君……影……”

     君影應了一聲,撐起上半身俯視她。可以看出她已經有了女人的正常反應,君影捏捏她的臉蛋,捧住她的臉更加深了這個吻,小舌在溫熱的口腔中極其熟練地汲取著。

    “君……影……”望舒含糊不清地喚著。君影更加深入了。

    “君……影……”望舒淚汪汪地喚。……

    突然望舒猛地推開她,爬到床邊狂嘔。

    君影一愣,不敢置信地望著她,粗喘,“望舒,你在……吐嗎?”

    望舒回應道:“嘔——”

    “……”



    君影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君影兒~”望舒可憐兮兮地扯著大步向前的人的衣角。沒回頭。再扯。仍沒回頭。再扯!!得!人直接沒了!

    望舒傻眼,開始懊悔自己爛爛的輕功。

    整整三天了君影從辭職打包行李告別趕路回屋找新工作,就一直沒在正面理過她,十句對話中能有在聽就已經很不錯了,“嗯”一聲表示回應根本就是特么特么奢侈的事!!


【來自某年下攻手札】

    君影當了什么“素醫”的保鏢,幾乎不回家。她郁悶……

    有一天君影在哼歌然后內什么“素醫”林若晝尖叫著“一千年以后!!!”就撲上去抱住了君影兒毫無形象地大吼“老鄉哇老鄉!!”然后兩人在那里邊對暗號一樣的東西從“飛機電腦爪機(?)空調”到“冰淇淋巧克力(這個我知道)漢堡三明治……”簡直神默契!!她真的一點也不嫉妒!!……君影居然紅了眼睛!!(尖叫!!亮爪!!咆哮撓墻!!!)那個賤*人!!蕩*婦!!捏屎你掐屎你捏屎你掐屎你~~~~~~~~~~~

    今天林**(哼!)捧了一碗紅紅的冰渣渣給君影吃,太可怕了那一定有毒!!一定不能吃!!………………君影居然很高興!!兩人居然還一勺一勺地吃起來了!!(兩爪在墻上呲啦摳下十道長痕)君影居然還夸她什么“居家好女人以后很幸福”簡直不能忍!!!!!

    哼林**一定用了什么工具!在廚房被我找到了哼哼哼!什么刀……綁在長凳上,中間還是空的。。我拿出冰塊放在上面磨了磨,墊在下面的碗接住了冰渣……哼哼很簡單嘛~~(我才沒有偷看林**怎么用!)

    哎呀手劃破了……君影突然沖進來橫抱起自己就去找林**……好心疼好緊張好慌張的樣子……嘿嘿嘿……雖然手指差點斷了但是君影終于理我了趕腳好開森~~疼什么的都是浮云啦啦啦\(≧▽≦)/~臥槽傷口又裂開了!!(紙上暈開一朵血梅)【←←←這也要寫?!】
【漫客帝國】七月活動——說出臺詞梗
 
唯有你的光輝,能像漫過山嶺的薄霧,像和風從靜謐世界的琴弦里帶來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離線 shanzha

發帖
255
配偶
單身
鮮幣
3759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3樓 發表于: 2019-05-31 19:28:15
Chapter 4

    君影遇見林若晝純屬意外。

    那天趕路在道上看見遠遠的某(悲催的炮灰)肌肉男正在對一女子欲行不軌,剛甩出一枚尖石就聽見男子凄厲一嚎捂襠滾開。

    望舒倒吸一口冷氣喃喃:“好狠!”(⊙o⊙)…

    =口=!!天地良心……我打的不是那里……君影默默收回手。

    那女人看見君影雙眸一亮沖過來拉住她的手就梨花帶淚地感激:“多謝小哥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盡”不等君影看口又飛快截下“天色已晚可否懇請英雄送我回家?”

    女人,我看見你袖子里的刀了……還在滴血。

    (某炮灰:o(╯□╰)o嗷嗷嗷這要是留下心理陰影的腫么辦!!!)

    默默抽回手君影淡淡地說:“不了,舉手之勞……”

    話還沒說完那女子就嚶嚶嚶地哭了起來:“好可怕他還推倒人家還想扒人家的衣服然后……”
  
   “姑娘……”君影打斷她。媽逼這里還有小孩啊再說下去就是18R了。

    女人嘆氣慘兮兮的小臉兒:“公子……”

    不小心余光撇見望舒小臉兒變得很臭于是嘆息(真心?真心?)說道:“……好。”
  
    于是某只炸毛的家伙喵臉更臭了。無良英雄微笑微笑~~

    聊著聊著就“無意間”知道了女人叫林若晝單身未婚(重點?)三歲喪父五歲喪母孤身一人(重點?)被一云游四方的郎中收養傳授了畢生醫術便撒手人寰她一弱弱弱(重點?)女子只好只身一人闖蕩江湖是這一帶的素醫(小清新版赤腳醫生)……女人很“委婉”地表達了一番不然小哥可否當我保鏢護行左右又說小女子手無縛雞之力今兒若不是遇見了您小女子可就清白盡毀云云。

    又利誘利誘~說道小女子醫術雖然不是妙手回春但也在這一代數一數二小兄弟若愿意報酬豐厚還有小哥一人拖著一小姑娘(被點名的小菇涼炸毛:關你屁事!關你屁事!你才是拖油瓶!你全家都是拖油瓶!!)日子久了總是不便若不嫌棄小女子寒舍不如就住下衣食無需擔憂云云總之盡一切力量堅決挽留。

    雖然企圖很可疑很詭異但是包吃包住還有錢拿,天上掉下個餡兒餅,只要不是五仁,不拿白不拿。再說自己窮得一清二白又有沒有什么可圖╭(╯^╰)╮于是君影答應了。

    后來混熟了問起這事兒某無良女嫵媚一笑:“看你順眼就喜歡上了~”

    =口=簡直兇殘。。。(其實是認出某英雄乃女子一只了)

    當夜就住下了。因為望舒白皙的小臉兒青黑紫紅又綠了吧唧的太精彩了……
  
    君影心情很好。

    林若晝有時不時來個嬌肉的調戲。此后兩天心情簡直不能再好。

    心情好了就忍不住哼歌,于是哼首老歌哼出個老鄉。

    老鄉老鄉兩眼淚汪汪。林若晝幾乎把一輩子撒嬌的戲份都用在君影身上了。東墻外的抓痕越來越多,越來越長。非常可怕!

    林若晝還沒穿過來的時候是個主刀醫生,經驗老辣。所謂一招鮮吃遍天,在這么個科技落后的古代林若晝應該是很吃香的。可是……也有人不愿意看見親人被人用各種刀具又捅又割又切又挖還要捧上銀子感恩戴德的……而且有時候還會被捅死……于是林若晝苦逼地陷入被人一邊追殺一邊保護的囧囧境地。簡直就是人森贏家,很強,很狂暴。

    陽光未寄前階,君影已經自動醒來。望舒還抱著她的右臂沉睡。
  
    君影用目光勾勒她還未長開的包子臉,抹掉她嘴角亮晶晶的東西。她還記得這個孩子單純的眼緊緊跟著自己的模樣,顯然對……這種事毫無芥蒂,感情和道德倫理方面干凈得跟白紙一樣,任人涂畫。

    任人涂畫……想到這里,君影心臟一記重擊。這簡直是個巨大的誘惑!但是君影心里很清楚,望舒會對林若晝與自己親密這么反感,完全只是小孩子純粹的占有欲作祟罷了,和她想要的扯不上邊。

    輕輕撥弄她的睫毛,小包子皺了皺臉哼唧了一聲。

    該拿你怎么辦?

    輕輕抽出手,塞了條枕頭。望舒只是咕嘰幾聲,小臉兒蹭了蹭枕頭繼續睡。君影俯身,溫柔地吻了吻她的眼睛。

    出了房門,林若晝已經醒了,正在院里的苦楝樹下做手指運動。

    君影抬腳走過去,林若晝側過臉來,笑得風情萬種,手臂一攬抱住君影的腰,蹭了蹭她的小腹,柔柔道:“相公怎么起的這么早?”

    君影神色溫油地將掌心覆上她的頭頂,輕聲道:“娘子不在枕邊,為夫無眠。”

    “相公……”林若晝滿目希翼地仰起小臉兒,閉上水眸睫毛輕顫。

    君影捏住她的下巴緩緩俯身……

    下一秒猛地支起身子只見一條長枕狀大兇器嗖地擊中林小晝的腦門又快又準又狠直把林小晝打得慘叫一聲,撲街。

    “林氏小兒休得猖狂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不要臉地勾引我家君影兒!!!”望舒披頭散發地站在房門前,床氣+怨氣,怒值爆表,一聲咆哮。

    林若晝怒瞪默默退開的君影童鞋:“你,明,明,可,以,拍,飛,它!!!!!”

    “咳!”君影扶額,“大清早的沒反應過來……”

    那你還躲得開!!!林若晝利落地送了她倆舍利(這玩兒是凸不是?)。

    望舒噠噠噠赤腳飛奔過來,抱住君影的腰,一臉“死妖精給老娘圓潤地奏凱奏凱奏凱!!!”

    君影安撫地拍了拍腰上微涼的小手,彎身一把抱起小望舒,“去洗漱……”說著便大步走向廚房。

    望舒抱著君影的脖子,沖狼狽的林小晝回敬了倆舍利,一臉得意。

    林若晝好氣又好笑。這妮子……一大清早就炸毛……
【原創小說】七月簽到——出門逛逛吧~
 
唯有你的光輝,能像漫過山嶺的薄霧,像和風從靜謐世界的琴弦里帶來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離線 shanzha

發帖
255
配偶
單身
鮮幣
3759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4樓 發表于: 2019-05-31 19:30:13
chapter 5 窩來更新啦!!!

      君影擰干棉柔的面布,細細擦拭望舒的小臉兒。清明過后天氣微微熱了起來,君影用的仍是溫涼的清水,力道不輕不重,望舒閉著左眼瞇著右眼,偷偷打量君影含笑的唇角。擦到脖子時,望舒怕癢似的把腦袋往君影懷里拱,咯咯直笑。

      “別鬧。”君影拎起不安分的小家伙讓她坐好,“待會兒去小廣山看看新設的機關,若是捉住了什么小玩意兒就讓你養著。”

      望舒一下子坐直了!用力地點點頭,雙目亮晶晶的。

      君影帶了幾把工具,走進藥堂對打著瞌睡的林若晝招呼了一聲。望舒在院子里蹦蹦跳跳,不斷催促著君影快點快點,好像慢一些就會讓什么跑了似的。

      君影幾步上前用大大的斗笠兜住小望舒的腦袋,無奈地往下壓了壓,“安靜點!”像以前那樣,望舒安安分分地握住君影的食指跟著她走。

      山路是一腳一腳踩出來的,沒有鋪設石階。所幸前幾天沒下什么雨,泥土是干的,不太滑腳。早晨的森林氣溫還不高,很是涼爽,淺金的光斑細細碎碎地鋪了一路,搖曳的樹影讓這些光點不斷跳躍。君影停下來辨路時,望舒就去找樹干上的小螞蟻。

      “好像有東西。”君影勾唇一笑,利落地一掌扣住望舒的小臉兒向后一撥,“別亂事,不要觸到其他機關。”可憐的小望舒,才興沖沖地有那個向前狂奔的勢頭就被拍回去了,只好憋屈地撇撇嘴認命地跟在后頭。

      君影一個輕躍勾住一根樹枝借勢蕩上一個小丘坡,看見機關夾住的東西后沉默了。

      “什么什么!”望舒笨手笨腳地爬上來,看清那東西后怪嚎了一聲,“啊……好丑……”

      一只年幼的松鼠猴。小家伙估計是跑過來拾果子時不小心觸動了陷阱的,這個品種的猴子在靈長類動物中智商不高。現在這只小松鼠猴因為位置關系,脖子被夾在倆竹枝中卡著腦袋轉不了頭,也就看不見捕食者,又被望舒那陰陽怪氣的嗓子一嚎,嚇得哀哀亂叫拼命想扭頭看看是什么龐然大物。

      君影看著這只四肢亂刨,用怪異的姿勢拐著脖子僵住并且直翻白眼的小家伙,默了一陣后嘆了口氣。也是蠢萌蠢萌的……

      當她的手指觸摸到小家伙的毛發時,它猛地一顫絕望地尖叫起來,卻又慢慢在君影耐心的撫摸下溫順了下來。君影一手按住它一手解開機關,重獲自由的幼猴劇烈地扭動著身子瘋狂地掙扎起來,在君影的手背上留下數道細小的抓痕。

      “別動!”君影一聲冷喝,威懾般掐住幼猴的脖子。壓迫性的氣場讓幼猴安靜了下來,委委屈屈地抱住君影的拇指。

      君影好笑地松開手,卻怎么也甩不下來了。那幼猴估計是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竟然對君影產生了雛鳥情結。大概是被拋棄了,幼猴認命地像抱大樹一樣抱住君影的手腕,細長的尾巴甚至纏住了她的小拇指。

      “……”君影一伸手,從望舒示意。觀看了好一會兒耍猴技能的望舒托著腮,秀氣地打了個呵欠。“不要,沒什么肉。”伸出食指戳了戳幼猴的小腦袋,很是嫌棄,“扔掉吧。”哼!還敢跟我搶君影!

      幼猴被戳惱了,抬頭沖望舒兇狠地呲了呲小犬牙。

      “哼!”望舒翻了個白眼。不和蠢貨計較!“扔了扔了!”擺擺手。

      君影無奈地縮回手,輕輕撫摸幼猴的腦袋,惹得它歡喜地自己湊過來傻傻地亂蹭。

      “養著吧。嚎了這么久也沒看見什么猴群,估計是被放棄了。”眼底閃過一絲陰晦,又重新抬眼,“給它取個名字吧。棕色,大腦袋,細尾巴,叫 豆鼓 吧?”

      “哦。”望舒起身,瞪著小家伙,“就叫 猴 !”

      “吱!”豆鼓明顯感受到了敵意,瞬間炸毛!“吱!吱!”小爪兇狠地沖她一通亂揚。

      君影舉起手讓針鋒相對的倆貨拉開距離,不料小豆鼓蹭蹭蹭飛快地順勢跑到君影的肩頭,沖望舒弓背炸毛蓄勢待發!

      “吱!!!!!!”

      望舒也惱了,一掌就要把它扇下來。

      君影握住她的手腕,“你跟一小猴兒計較什么,還上癮了……”利落地抓住望舒補上來的另一只手,“就叫 豆鼓 。”

      望舒被輕輕松松地提了起來,騰空的小短腿一陣亂蹬,哇哇大叫:“好啦好啦!!”她又哈哈大笑了起來,雙腳纏上君影的單腿,“我認輸我認輸!”她喜歡這個游戲,這種唯一束縛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讓她感到隱隱微妙的幸福。她只允許君影這么做。

      君影好氣又好笑,卻在望舒雙腿纏上來的那一刻眸色深了下去,她抿緊唇,緩緩垂下眼簾蓋住了眸中化不開的情緒。望舒漸漸斂了笑意,歪歪頭對這迅速漫延的微妙異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君影又慢慢抬眼,沖望舒慢慢翹起唇角,露出一抹壞笑——望舒簡直愛死這個表情了!有種心臟一滯的窒息感!!

      君影側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一路細啄向下,含住了她的唇瓣。
      
      小豆鼓好奇地歪了歪腦袋,伸長了身子去夠君影飛揚的袖子,撓了又撓。

     ***

      “……”林若晝扶額,看著君影左手一只望小舒,右手一只豆小鼓,倆只都被抓住兩爪提高離地雙腿亂蹬,還真是……

      “臟兮兮的……”

      “你才臟兮兮的!你全家都臟兮兮的!”望舒漲紅了小臉兒,小短腿兒亂蹬亂蹬。

      “吱!!”豆鼓難得和她站在統一戰線上,小毛腿兒亂蹬亂蹬。

      君影見望舒掙扎得厲害,只好放下她。望舒利索地抱住君影的腰,蹭蹭臉后神清氣爽,松手叉腰牛逼哄哄地一指林若晝,“你每次行醫回來都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可沒笑話過你臟得跟拱泥的野豬似的還到處亂跑吱吱亂叫生怕別人不造你是蛇精病!……”

      “……”林若晝頓了三秒后怒值瞬間爆表,“你丫才一牲口!!老娘我驚才艷絕耍得一手好刀你一鼻屎大的小屁孩敢在老娘地盤咆!!”

      林若晝vs望舒,第一百八十四回撕逼大戰現在開始……

      君影無語地擺擺手,“若晝……”利落地就要把豆鼓拋過去,哪知豆鼓抓得緊緊的,小身板都被君影抖成波浪狀了還不松手。

      “……”君影把小猴兒提到面前,大眼瞪小眼。

      “吱……”小猴兒委屈地叫了一聲。

      “……”君影淡淡地對撕逼的倆人擺擺手,“我給小猴兒洗澡去了……”

      水是涼的。君影一掌托著蜷縮成一團的豆小鼓靠近水盆。豆鼓轉頭仰首望了她一眼。君影淡定地說:“跳。”小猴兒不確定地俯身,小爪子沾了沾水,“吱!”縮了縮脖子哆哆嗦嗦地回頭可憐兮兮地看著君影。明顯被凍到的表情。

      “……”君影挑眉。一刻鐘后……

      “吱?”豆鼓坐在黑乎乎的“盆子”里,表情蠢蠢的,小爪子一揚一揚地拍散水面上蒸騰的熱氣。君影淡定地添了一把柴火。

      “溫水煮青蛙……”君影喃喃道。“等不及……”

      “君影兒!!”小青蛙呱呱呱地蹦跶進來,歡脫地繞著她跑。“我打敗林若晝了!”

      “叫姐姐……”君影伸手抓住她按在懷里。

      “哼!”望舒掙扎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皺了皺小鼻子,“老母雞!……這是啥?”她看著灶臺上鍋里表情茫然的豆鼓,一臉震驚!“你在……給它洗澡?!!”

      君影點點頭,伸手用火鉗撥了撥木條。之前還說豆鼓沒肉的望舒頓時一臉慘不忍睹,痛心疾首地同情了一把豆小鼓,然后……默默等肉熟。

      君影突然起身把鍋端到地上,往熱水里添了些冷水攪了攪。望舒習以為常地掛在君影脖子上,低頭瞥了一眼鍋:“你真的在給它洗澡?”

      君影瞥了她一眼。望舒砸吧砸吧嘴,一臉“可惜了~”。

      豆鼓全身濕漉漉的,瘦骨嶙峋,被撈出來后全身還散發著熱氣。小家伙被毛巾輕輕擦拭,急促地打了個可愛的小噴嚏,哆哆嗦嗦地把臉埋在毛巾里,一副小老人樣兒怏怏的。君影起身,拍拍望舒的屁股示意她下來,卷吧卷吧小豆鼓往房間走去。懷里暖烘烘的,小家伙把臉貼在君影小腹上,張嘴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

      沒有吹風機,君影就把暖爐翻出來。小猴兒蹲在暖爐邊烤火,小臉兒特么嚴肅。雖然幾秒后它全身暖洋洋的小腰一軟就吧唧撲倒在毛巾上蹭了蹭,表情特么YD。

      君影:“……”
      望舒:“……”呸!

      君影細細磨利梅花鏢的五角倒鉤,望舒打量著君影的側臉,隱約感到一絲異樣。她總覺得君影有哪里不一樣了……好像更好看了(*/ω╲*)嚶!

      突然,君影抬眼看向房門,起身把梅花鏢扔在桌上,“試試。”言畢從床板下抽出一條皮帶扎在腰上,別上幾把匕首。見望舒手腕一翻,那梅花鏢狠狠扎在房梁上。只瞥了一眼,手掌掃過桌面將幾枚隱入袖中。單手撈過墨色輕袍穿袖而過,輕袍猶如滑翔的飛鳥優雅落地,覆蓋在君影身上。

      “有任務。”林若晝推門而入,肩上是一挎布包。工具已然備齊了。

      君影揉了揉望舒的腦袋,“好好看家。”后者齜了齜小犬牙,哼了一聲別過頭。

      無奈地收手跟著林若晝快步向院門走去。留下望舒和豆鼓大眼瞪小眼。
      
作者:瓶頸了……反正也沒人看,后會無期!
【原創小說】七月簽到——出門逛逛吧~
 
唯有你的光輝,能像漫過山嶺的薄霧,像和風從靜謐世界的琴弦里帶來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發帖
47
配偶
單身
鮮幣
376
威望
13
生命值
1
5樓 發表于: 2019-06-12 06:28:12
缺數是一個達莎雕
【影音長廊】七月活動——他/她們是我的CP呀~
 
加拿大快乐8不开奖